翻页   夜间
澳门皇冠真人版在线视频 > (快穿)肆意人生 > 93.第 93 章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澳门皇冠真人版在线视频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你的小可爱因路费不够, 要晚到一天哟  四肢还是瘦不拉几的, 看着没有一点肉的,曾经她也追求过骨感美, 但是来到这里, 拥有这个身体, 虞娇从未照过镜子, 也不看水里的倒影, 因为这个身材一点都不美!

    等她们出发时,天色已经微亮,苏桃满脸兴奋的走着, 一路两人说说笑笑, 虞娇话少, 但别人主动跟她说话, 她还是愿意交流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这个陌生的地方。

    走了几分钟,虞娇回头一看, 没有一个楼房, 都是矮矮的砖房,少数泥巴混着砖房,原主家就是这样的,厨房用泥巴做的, 因为没钱买砖。

    再看看前方,有些淡淡的雾气, 迷蒙的看不清前方, 她叹了口气, 不管怎么样,好好活着吧,只要努力,面包会有的!

    这两天补了下身子,两人走的还算快,到了集市上,大多数人还没来,集市上只有零星几个人,也没有摆摊的。

    富有年代气息的街道上,穿着颜色深沉样式简单的衣服,组成了这个没有太多色彩的年代。

    苏桃带着她来到供销社,供销社刚开门,二十多岁女人穿着蓝色的衣服站在里面,看着懒洋洋的,没好气的问面前的人要买什么。

    买东西的是一对中年夫妻,看着十分老实,讨好的对女人笑笑,紧张的挑选了好几样东西,然后付钱。

    苏桃很少来这里,见到这一幕,也有些紧张,拉着虞娇道:“花儿,我们是不是要去排队?”

    虞娇看了眼排了老长的队伍,将一块钱给了她五毛,说:“你先去排队买点瓜子这些东西,我先去逛逛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苏桃有些慌,“那我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你就跟别人说要瓜子还有一些糕点,买个两毛钱的,剩下的留着下次用,买完了就在这等着我。”虞娇笑着说,神色淡定,仿佛来过这里很多次。

    苏桃被安抚住了,吸了口气,道:“那你快点,别走远了。”

    虞娇.点点头,对她挥挥手,然后走到一个巷子里,确认十分隐蔽后,这才将空间中的篮子拿出来,篮子里面上放着二十个鸡蛋,低下是十个苹果,用一块蓝色的破布盖着。

    她将脸蛋用泥巴抹黑了些,本来就瘦黄的脸这下子五官都看不清了,身上穿着是破旧的衣服,勉强能见人,但也看着老实,尤其是瘦巴巴的样子,没人多看她。

    虞娇顺着直觉在这附近转悠,原文中说过,黑市就在距离供销社不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或许是运气好,转悠了几分钟后,虞娇看到一个巷子口,有那么几个背着篓子的男人,看着就很机灵,也是在附近转悠,时不时将篓子的东西露出来一点,是沉甸甸的肉。

    还有其他的人,偶尔也会有过去跟他交谈,走的时候大多带着一些布包着的东西。

    看来找对了地方!

    虞娇松了口气,也学着他们四处看看,然后将篮子里的鸡蛋和苹果时不时的露出来一点。

    饥荒之后,鸡蛋都是好东西,更何况苹果,尤其是她露出来的那一点点鸡蛋又大,苹果又红。

    很快一个看着面相和善,手腕挎着一个篮子的中年妇女过来,十分谨慎的看了眼身后,然后小声对虞娇道:“小姑娘,这个怎么卖?”

    虞娇笑了笑,将布再拉开一点,让她看得更清楚,这才道:“鸡蛋三分,苹果两角钱一个,苹果你吃过吗?这可是大城市运来的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的女人眼睛都绿了,尤其是苹果卖相就极好,她没吃过,但她听说过的,只是这价格让她有些肉疼,便说:“怎么这么贵,还有鸡蛋别人都是两分钱的!”

    虞娇一脸骄傲的说:“这可是苹果,很难得的好东西,皮都不用削就可以直接吃的,还助消化,对身体好!你信不信要是供销社来卖,肯定不止这个价,我们老板弄过来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原来有老板的,女人想到家里的儿子,有钱可是却买不到东西的日子真的难受,她咬咬牙,说:“行,我要十个鸡蛋,三个苹果,成吗?”

    “好,来,一共九毛钱,来。”虞娇笑得越发开心了,做成第一笔生意了。

    女人也很快掏钱,然后用自己的空篮子将鸡蛋和苹果都装好,小声说:“小姑娘,你们老板还会让你来这卖东西吗?”

    虞娇.点头,说:“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来卖,这里不安全,最多就卖两三次,到时候直接给固定客户送货就好,我们其他的人都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也是比较聪明的,见虞娇看着普普通通一个农村孩子的样子,说话却条理清晰,不胆怯,背后肯定是有人的,便说说:“那好,我就住在这个巷子过去,再往左拐的第六家,你以后要是还有货,过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。”虞娇笑眯眯的点头。

    女人临走时又说:“我想要点肉,下次你看能不能弄点肉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尽量。”虞娇继续点头。

    女人这才走了,快步离开后就回了家中,先是看看鸡蛋,值了,现在这鸡蛋,哪有这么大的,她小心的将鸡蛋放好,又拿出苹果,一个个看着又圆又大,红彤彤的。

    她先是洗了洗,然后试探的将苹果切开,中间一点核,其他都是粉白的肉。

    女人舍不得吃,可是两毛钱啊,她舔了舔手上沾染的汁水,甜滋滋的。

    正好这时她七岁的儿子听见动静过来厨房,看到砧板上的苹果,好奇的问:“妈,这是什么?你不是去买鸡蛋了吗?”

    女人笑着说:“这是苹果,可是好东西,来尝尝好吃不?”

    她递给儿子半个,儿子咬了一口,脆甜脆甜的口感,他狂点头,将手里的苹果举高,想送到女人嘴边:“好吃!妈,你也吃。”

    女人笑笑的咬了一口,比刚刚舔手指头还甜的味道让她满足的笑了,默默儿子的脑袋,说:“快吃吧,不要跟别人说,这是妈妈偷偷买的,要是说了,以后就没有吃的了。”

    儿子乖巧的点头,一口接一口的啃苹果,嘎嘣脆响,吃完半个,还想要,女人没给,留着过一会儿在吃。

    中午吃饭时,餐桌上也多了一碗香嫩的蒸蛋,一家人都尝了下,丈夫有些意外的说:“你这次买的鸡蛋味道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婆婆也点头,问:“跟以前的不同,更好吃了,是换了一家吗?”

    女人点头,说了一下情况,并说:“我准备跟她发展成长期客户,到时候婆婆,孩子他爸,你就跟你们的朋友同事说一下,咱们一起,人家估计就不会卖给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记着。”丈夫点头。

    而虞娇并不知道她的第一个客户就可能会直接发展成长期的,在女人离开后,她又将手伸到篮子里,用蓝布盖着,在里面又放了五个鸡蛋,两个苹果。

    之后时不时有人来买,虞娇又装作去拿货,躲开了一阵,拿着比最开始还满的篮子回来又买了半天,都买完,手头上都有五块钱了!

    第一次自己这样赚钱,虞娇心一直是狂跳的,她认真的记下了那些有意发展成长期客户的住址,最后一桩买卖做完,又七拐八拐的找到一个隐蔽的巷子,用准备好的水和布,将脸洗干净,这才回到供销社那里。

    回去时,她手中拿着篮子,篮子里有一小块肉鸡的鸡胸肉,和十颗鸡蛋。

    而苏桃,在供销社门口,手中捧着一袋子瓜子和一小袋糕点,记得快哭了。

    等看见虞娇,直接哭出来,跑过来拉着她,边哭边说:“吓死我了,你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我去买鸡蛋了,走吧,回去。”虞娇也不能在这里光明正大的安慰她,只是小声回答了,便拉着她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山间的路上,这附近只有一小部分人在劳作,确认安全了,虞娇将篮子上的蓝布拉开,说:“这个,是我找别人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苏桃低呼:“你去哪买的?”

    这些东西,现在根本找不到地方卖,供销社里的比较贵,买不起。

    虞娇神秘的一笑,说:“我有我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苏桃见此,嘟嘟嘴,也不勉强了,她隐约猜到了,想跟妹妹说那样不好,一旦被抓到,可惨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现在觉得自己很没用,之前又对不起妹妹,只能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她们回去时,还未到中午,村子里也没什么人,游手好闲的,在这个时代都是被人耻笑的,就算偷懒,也得人在地里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虞娇让苏桃将肉切碎,放进锅里跟肉一起煮,而她,在看着隔壁的当家老太太回来后,从房间里将瓜子拿出一半,带上五个鸡蛋,过去敲响了原文女主家的大门。

    莫名的紧张,不知道有没有可能见一下那被这家人封为福星的女主?

    在半个月后,她跟穆凌领证,穆凌立马将所有工资全部上交,虞娇给他五块钱零花钱,一瞬间从一个富足的退伍军人变成了仰仗老婆给零花钱的可怜孩子。

    不过他自己很满足。

    看着手上的薄薄的纸张证明,虞娇呆愣了半天,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上辈子从未想过结婚的事,因为她单身,没有亲戚朋友,最多几个同学和同事,关系生疏,没有人会关心她的人生大事。

    虞娇一直单身,一是找不到合适的,因为她不想要快餐爱情,甚至并不相信爱情,正好这个时代的婚姻,大多是认定了,就是一辈子,上辈子的时候,她无数次的羡慕早年的人,虽然贫穷,但没有那么多烦恼。

    现在穿越过来,她果然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老公。

    真的该感谢上天,让她穿越到这个时代了。

    等过年时,多叩拜一下吧。

    虞娇忍不住笑了,曾经她可是不信神佛的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身边的男人,还捧着证明傻傻的笑,这个时代没有结婚的小红本,只有两个证明。

    虞娇笑得更加开心了,从来平静无波的心跳也加快了一些。

    在农村领证不算结婚,办酒席才算。

    现在虽然不能弄大场面了,但也请了亲戚喝酒,拜了个堂。

    虞娇将那五个老人也请过来了,虽然他们都很诧异,为什么虞娇会选一个瘸了腿的老兵,但都对穆凌也十分友好,还偷偷塞了好些钱。

    苏桃也过来了,虽然儿子才刚满月,但妹妹的大喜事,必须参加。

    结婚时,新郎那边只来了几个关系好的战友,他爹那边一个人都没过来,虞娇还松了口气,结婚的大喜日子,她可不想跟这些人对上。

    在迎接宾客时,苏建军舔着脸来到门口,搓着手,道:“花儿,这就是侄女婿吧,果然一表人才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虞娇淡淡的点头。

    穆凌不说话,之前虞娇就跟他说过家里的情况,这人是她叔叔,不过已经闹掰了的那种。

    苏建军尴尬的一瞬间,说:“那个,叔叔给你带了礼物,那也进去喝杯酒?”

    “不行,自己出去,别让我动手了。”虞娇指着门外。

    那动作,霸气十足,完全没有新娘子的娇羞,苏建军脸皮抖了抖,本来就怕虞娇的,见此后退两步看向穆凌:“侄女婿啊,你看花儿这……”

    穆凌装作听不见的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见虞娇不妥协,他只能回去了。

    心中咒骂,但一句也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后面又陆陆续续被虞娇整了几次,除了他娘那里每年的赡养费的钱,他真的是一分钱便宜都没有占到,虞娇能带各种好东西给隔壁的女孩,但在他亲儿女面前,一口都不给。

    苏建军也愤恨过,但愤恨之后,又不敢去。

    现在虞娇结婚了,丈夫还是个军人,即使是个瘸子,他也打不过的。

    于是更加没戏了。

    一旁看到虞娇表现的战友在私下里偷偷问穆凌:“你婆娘这么凶,你还娶啊?不是说娶媳妇就要娶温柔善良的吗?你看你媳妇,长得那么好看,在家里一定不做家务。”

    穆凌瞥了他一眼,道:“没结婚的人不懂的,再说,我是娶媳妇,又不是要保姆,家务有人做啊!”

    战友茫然的摸摸脑袋:“可是我娘是这么说的啊!”

    “蠢。”穆凌淡淡的吐出几个字,然后骑着自行车去镇上接媳妇。

    战友在后面跟着,“等等我,我也要去,嫂子做的饭菜真好吃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婚后,虞娇还是住在家里,做着国营饭店厨师的工作,因为表现优异,每次调薪都在上涨。

    随着周厨师的退休,她成了其中的一把手,更是风光无限。

    而穆凌,虞娇本来打算给他托关系找个事的,被他拒绝了,在家里做农活,然后将王芳替换下来,专门照顾虞娇。

    既然对方都这么好心了,虞娇也不推却,她就是接受的这么坦然。

    苏狗蛋还在读书,虽然风头过去,但学校里教的东西也不多了,因为不敢教,但多认识一点字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72年,虞娇二十岁,她来到这个十年,也是这一年怀孕了,六月份刚刚两个月,发现之后她辞掉了饭点的工作,专心在家养胎。

    虽然对此各位同事,那个胖阿姨等都表示不理解:“傻孩子,多好的工作,不就是生孩子,没什么大不了的!”

    虞娇笑笑,说:“身体是我自己的,一定要好好爱护,至于工作,赚钱什么,先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刘婶当时只是笑笑,心里却觉得虞娇娇气,不过生个孩子,想当年她生孩子快临产了还到处跑,家里外面打理得井井有条咧!

    虞娇离开,她可惜的摇摇头,拖着胖乎乎的身体走到前台,她也年纪大了,尤其是那腰,最近痛得厉害,估计也做不久了。

    这天,虞娇也照常去隔壁家玩,日常蹭蹭女主的福气,苏爱党忽然道:“狗蛋不错,正好我手上有个工农兵大学的名额,他刚好也是今天毕业,可以给他。”

    虞娇下意识的要拒绝,苏明珠比她还快:“不行,这个不好。”

    苏爱党尴尬的瞪了眼侄女,苏明珠也十岁了,在家说话也有一定分量,他怕虞娇乱想,赶紧说:“孩子小,不懂事,这个大学名额真的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虞娇点头表示明白:“不过我也觉得这个大学不一定好,都是推荐上去的,真是实力怎么样谁也不知道,还是让他去学点手艺吧。”

    苏爱党见此,也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苏明珠非常高兴这个姐姐又跟自己一样,她都暗自佩服这个姐姐的厉害,简直就是现实中的霸总本霸了。

    “对,还是学手艺好些。”

    她认真的点头,苏爱党气笑了,捏捏她的脸蛋,直把她脸掐红了。

    别人想求都求不来的名额,这傻姑娘不要。

    虞娇和苏明珠对视一眼,都笑嘻嘻的。

    又坐了一会儿,虞娇回去,时间差不多了,该做饭了。

    当然不是她做,而是王芳做,她在旁边指导,她怀孕之后就什么事都不做了,吃饭都是别人盛好了端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王芳还担心厨房的油烟味熏了她:“你要不房间呆着吧,我都学了这么久,肯定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虞娇见此,也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不过她却没有休息,而是进入空间吃了些水果,再出来,满足的拍拍肚子。

    这日子,真是美好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大半年后,虞娇第一胎生了一个儿子,王芳失望之极,等过了几年,又生了一个女儿,儿女双全,她乐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整天在家带孙子。

    75年,五位老人先后平反,被自家后辈接回去,那时候,虞娇的画技已经很不错了,虽然称不上大师,但在外行面前秀一下,也是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78年开始,个体户经营开始冒头,此时夏天刚过去,虞娇在去送菜的街道上看到这一幕,眼眸微动,回到家,就跟家里人说了,“我要搬去镇上做生意。”

    苏建国第一个反对,道:“什么都可以由着你,你私下里做什么没人说,但明面上一旦出事就真的完了!”

    王芳也在一旁跟着点头:“就是啊,花儿,你这也太危险了,别看别人做你就跟着,要是上头风气一变,他们就都完了!”

    这两人保守派不用解释,虞娇就看了眼穆凌,此时他正抱着一岁的女儿逗乐,看起来一点没在意他们的谈话。

    见虞娇看自己,穆凌笑笑,说:“我支持你的决定,大不了重头再来。”

    都这么些年了,他已经习惯听从虞娇的任何决定,反正就算是错了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    苏建国和王芳被穆凌对比得很尴尬,他们互相看了眼,王芳讪讪道:“花儿,你要是一定要做也行,反正我跟你爸也拦不住你,不过还是小心一点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的。”虞娇满意的点头,转向女儿,露出一个笑容:“来,妈妈抱。”

    两岁的小女孩胖乎乎的,聪明可人,见着虞娇伸手,立马冲她扑过去。

    她抱着亲了一下,便交给王芳了,而自己拍了拍穆凌肩膀,说:“走,进屋谈。”

    穆凌跟着起身进去,王芳在后面急得不行,又不敢说话,只能跟苏建国抱怨一下:“当初选了这么一个女婿,现在好了,没人压得过闺女了,在家老实带孩子不好吗?你看现在日子过得多好。”

    苏建国沉沉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没人相信虞娇能够凭借这一波真正的崛起。

    除了苏明珠,她在得知虞娇要出去做生意,欢喜的都想跟着一起上了,然而她还要上学。

    王芳则美滋滋的去看黄历选日子了。

    苏狗蛋围着虞娇各种讨饶,但没用。

    穆凌走后,虞娇便去找了苏爱党,让他给开出身份证明之类的,六岁的苏明珠小朋友过来抱着她的腿:“姐姐,你以后要去镇上工作吗?”

    虞娇掐了掐她的肉脸,说:“对呀,是去国营饭店,到时候给你带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苏明珠小脑袋点得飞快,胖乎乎的肉在脸颊上都颤动了,苏爱党看着直笑:“不要这么惯着这丫头了,她都长这么胖了。”

    苏明珠一听,顿时泪眼婆娑的看着大伯,可怜兮兮的问:“大伯,你这是不喜欢乖宝了吗?”

    苏爱党瞬间投降:“没有没有,想吃什么?明天大伯去镇上给你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要吃瓜子。”苏明珠满意了,抹了把眼泪,笑嘻嘻的。

    苏爱党开证明也很快,边开边说:“不错,这次给咱们村的女孩子又做了一个好榜样,你爹娘真的是上辈子积了什么德哟。”

    两家是隔壁,他又是大队长,对他们家也听清楚的,想当初被赶出来时,苏建国是连建房子的地方都找不到,还是他看着苏建国可怜,去帮忙联系了隔壁的一家,人家搬到城里的,老房子在他的面子上就直接卖了。

    虞娇笑笑,接过几张纸:“谢谢大队长,以后有空来我那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。”苏爱党也笑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虞娇便天蒙蒙亮起床,七点多钟,天色已经大亮了才出门。

    以往她都走的很早,大概五六点就出发了,这个店,还是头一次,被上工的人看见了,都会顺嘴问一句,虞娇也很大方的回答了,然后得到一大堆羡慕的目光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网站地图

澳门皇冠真人版在线视频